您好,欢迎来到海林新闻网! 设为首页 WAP站 海林网址导航

他轻轻抬手,他的血,从手间流下,慢慢没过长长的画卷,将那个完美、祥和的世界,浸沐在血色里。 这种神情,他从来没有对我露出过。

>
2020-5-15

“只缺少最后一步。你知道吗?世上只有两位半神了一个是你还有一个就是我。”

“再杀掉这我们我的理想就会完成。”

他凝视着烬。

“你愿意帮我完成这个理想吗?你看这个世界是多美……”

我压抑着哭声却压抑不住眼泪。
直到枕头打湿了一片声音也渐渐消失我才缓过气来。
等我情绪平稳之后我害怕明天一早被陆淮南看见我肿胀的眼睛于是我只能小心翼翼的去浴室想拿毛巾敷一敷。
谁知却在返回的时候突然听见一声……
“啊!”
我茫然的站在原地声音很近我极力的去寻找发现眼前有着一团黑影。
我连忙去开灯看见徐莺倒在我刚刚站立的位置。
我吓得不轻连忙上去扶她却被人推开。
陆淮南紧张的眼神还有那惊慌失措的动作都让我痛的无法呼吸。
云渲染 http://www.grd.com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去年全国立案各类草原违法案1.78万起
  • 坚持立德树人思想引领 加强改进高校党建工作